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救世报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金陵十三钗(24

时间:2017-09-08 20:2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世祧问赵玉墨肯不肯赏光去喝杯咖啡,她看他一眼,怯生生的,但她还是站起来了。她站得亭亭玉立,等他为她披外衣,就像懂些洋规矩的小姐一样。世祧听见朋友们和着舞乐怪叫,散发着集体醋意。

  张世祧说了自己的名字,同时想,好一个落落大方的女人,喝咖啡时,他问她在读什么,她就把她刚从上读到的东西贩卖给他。《现代》上都是现代话题,、经济、国人生活方式和健康,电影明星的动向和绯闻。虽然她端庄雅致,但他觉得她不时飞来的一两瞥眼风太耀眼了,他给刺激得浑身细汗、喉口发紧、心脏肿胀。世祧身边的女人是从不雌性能量的女人,并且很看低有这种能量的女人。

  从传统意义上说,男人总是去和他妻子、母亲那样的女人成立家庭,但从心理和生理都觉得吃亏颇大。成熟一些的男人明白雌性资质高、天性多的女人一旦结婚全要她们的渴望。把那的美处结合到一个良家女子身上,那是做梦;而反之,把淑女的气质罩在一个身上,让她以淑女对外以对你,是可行的。譬如赵玉墨。她是一个心气极高的女子,至少有一万个心眼子。对付三教九流,她有三教九流的语言、作派。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投错了胎,应该是大户人家的掌上明珠。难道她比那些掌上明珠少什么吗?她五经也读过,琴棋书画都通晓,父母的血脉也不低贱,都是读书知理之辈,不过都是败家子罢了。她是十岁被父亲抵押给做赌头的堂叔的。堂叔死后,堂婶把她卖到花船上。十四岁的玉墨领尽了秦淮河的风头,行酒令全是古诗中的句子,并且她全道得出出处。

  在她二十四岁这年,她碰上了张世祧,她心计上来了:先不说实话,迷得他认不得家再说。二十四岁的名妓必须打点,陪花酒陪不了几盏了。听她讲身世时,两人已经在一间饭店的房间里。世祧刚知道做男人有多妙,正在想,过去的三十年全白过了。他旁边躺着他的理想:其内淑女其表。这个时刻,他还不知道赵玉墨是的、职业的、出色的名妓。

  她讲的身世掺了一半假话,说自己十九岁还是童身,只陪酒陪舞,直到碰上一个负心汉。负心汉是要娶她的,她才委身,几年后负心汉不辞而别,她脱下订婚钻戒,心碎地大病一场,差点归阴。她泪美人那样倚祧怀里,参透凄凉的眼神谁都经不住,别说心软如糯米糍粑并有救世报负的张世祧。世祧不仅没被玉墨的倾诉恶心,还海誓山盟地说,他张世祧决不做赵玉墨命中的第二个负心汉。

  赵玉墨的是世祧的太太揭露的。张少奶奶在丈夫世祧的西装内兜里发现了一张旅店经理的名片,苦想不出世祧去旅店做什么。家里有的是房子,去旅店能有什么好事呢?张少奶奶照旅店上的电话打过去,上来便问经理:“张世祧先生在吗?”经理称她为:“赵小姐。”张少奶奶机智得很,把“赵小姐”扮下去。“嗯,嗯”地答应,不多说话。经理说:“张先生请我告诉你,他今天下午四点来,晚一小时,请你在房间等候。”

  张少奶奶只用了半天工夫就把赵玉墨的底给抠了。她向世祧摊底牌时,世祧否认赵玉墨是。张少奶奶动员世祧所有的同学朋友,才让他相信南京只有一个赵玉墨,就是秦淮河藏玉楼的名妓。这时已太晚。赵玉墨一切让世祧缠身。他说赵玉墨是最美丽、最不幸的女子,你们这样歧视她、她,亏你们还是一介知识。

相关推荐